目前日期文章:2018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認識注意力不足過動症.jpg



「我的孩子每天忘東忘西、做事拖拖拉拉、寫作業寫好久、常要人在旁一直盯」


「老師說我的孩子上課坐不住、動來動去、整天像個陀螺ㄧ樣停不下來」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DHD)是一種好發於兒童期的疾病,臺灣約有7.5%的兒童有此病症以一班30 人來看,平均每班有2到4名過動兒。目前台灣尋求正確就醫管道的僅有5%,顯示大眾對ADHD的認知不足。

 

ADHD主要三大症狀為:注意力不足、過動、衝動。

一.注意力不足(忘東忘西、無法專注在同一件事情太久、常恍神、容易分心

二.過動(無法好好地坐在座位上、身體會搖晃、上課喜歡走動…),

三.衝動(愛講話、忍不住插嘴、無法等待、會插隊)。

這些症狀在12歲之前,就已存在。由於有這些症狀,在兩種以上的場合(如學校和家中),會導致兒童的行為規範、情緒調節、人際互動、學業等功能受到損害。

 

ADHD目前分成三種表現型:

1.最常見的是合併型,也就是有注意力不足的症狀,也有過動衝動的特質;

2.其次是注意力不足型,單純只有專注力不足的症狀;

3.最少見的是過動衝動型

以男性學童較常見,男女的比例約為 3~5 : 1。主要 原因為患有 ADHD 男童大多以衝動及過動 表現其症狀,而患有 ADHD 女童多為注意力 不集中型,比較容易被師長忽略就醫。

 

什麼是ADHD?

ADHD是一種腦部發展速度較緩慢的疾病神經生物學研究顯示一般兒童額葉大腦皮質約7-8 歲成熟,而ADHD孩童額葉大腦皮質11歲才成熟。也就是說, ADHD 的大腦皮質,與一般兒童相比,平均約晚3-5年成熟。而到了青少年時期,一般人的大腦皮質會開始變薄,但是ADHD 患者若沒有接受治療,其大腦皮質變薄的速度會更快。這些延遲成熟的部位主要在大腦的前額葉區塊,負責管理注意力、行為抑制、執行功能有關。
 

過動兒成長面臨的適應問題

正常的學齡前兒童非常活潑、注意力短暫而且相當衝動。

ADHD學齡前兒童在一般遊戲活動時活動量與一般兒童相似,但是在結構式的環境裡就顯得坐不住,動來動去、比如說離開座位、離開飯桌、無法聽完故事、就連看個電視都會動來動去。

ADHD學齡期孩童,活動量在玩遊戲時、在結構環境、及在睡覺時都比正常孩童高。學齡期的 ADHD 兒童通常有學業困難。 可能有明顯的同儕關係不良和在社交上不成熟的現象。

ADHD青少年時,好動症狀好轉。較可以坐著吃飯及上課,但仍會動來動去、會用一些小肌肉的動作來表現。比如轉筆,玩手等等。青少年典型症狀是組織障礙而非過動。患者不易完成任務,可能過度熱衷於冒險和衝動性的行為,反應在汽車肇事率的增加上。

ADHD成人,持續表現注意力不足及衝動,好動症狀轉為對內心的煩躁不安。做事缺乏組織、沒有條理、無法如期完成工作。人際關係不佳。較多車禍意外、較多留級、較多法院轉介、言語或行為較衝動、不成熟人格特性,對兒童期印象較負面,自尊心較低、有較少的社會技能。

 

若不治療,症狀及功能障礙會持續到成人期

若沒有適當治療,>60% 兒童期ADHD會延續至成人。過動的症狀會隨年紀增加緩解, 然而不專心及衝動的症狀會持續到成人。  若衝動性症狀延續至成年,可能導致青春期物質濫用或行為問題的發展。而且,有八成的ADHD 可能會衍生出其他精神疾病的共病(例如焦慮症,憂鬱症或物質成癮),影響患者的身心健康以及成人的生活品質。因此早期介入有其必要。另外可能因為ADHD核心症狀不專注、易衝動發生意外傷害機率也較一般兒童高。比如車禍、骨折、撞到頭、走路跌倒等,而治療可以避免他們的安全健康問題。

 

治療就能不一樣!

ADHD治療6歲以前是採行為治療為主。6歲以後以藥物為主、行為治療為輔,且需醫師全面性的綜合評估診斷。ADHD高達八成的患者能藉由藥物治療改善症狀

 

目前用來治療ADHD核可的藥物包括Methylphenidate (短效劑型為利他能,長效劑型為利長能及專司達)以及Atomoxetine(思銳)兩種藥物。藥物可以明顯改善大部份ADHD的三大核心症狀、人際關係、學業表現、社會適應、生活品質、以及腦功能 。


 

長期追蹤研究發現,適當的藥物治療可以:

減少意外傷害(43% Lancet Psychiatry ,2015)、降低頭部外傷的風險(34% JAMA Pediatrics,2015) 、減少使用物質濫用(31-85% Pediatrics, 2014 )、降低犯罪率(32-41% N Engl  J Med, 2012)‘降低自殺率(43% British Medical Journal,2014)

 

呼籲家長,如果發現孩子出現注意力不集中、衝動、好動、健忘,這都可能是過動症的症狀,應立即找專業醫師評估並治療。把握黃金治療期(6-18歲),特別是孩童在小學至青春期這段時間,幾乎是人生最重要的學習黃金時光,並且協助孩子早期建立良好的學習和生活習慣,培養自信心與責任感,對孩子的未來影響甚遠。

 

 

文 / 沈毅蓁 醫師



 

欲獲知更多相關訊息,歡迎來電02-2264-3905

💖情緒健康,生活安康 💖

👉還沒加入 #土城合康身心診所 LINE@嗎?

快點擊加入 http://bit.ly/2o9ZoMH
【門診異動通知】、【最新消息】 不錯過!💌

文章標籤

晴天身心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悲傷與好走二-1071212-陳宗杰醫師-04.jpg
 

人經歷巨大悲傷,在臨床的教科書裡常被提到的五大階段(Kubler-Ross: The Five Stages of Grief):「否認」(denial)、「憤怒」(anger)、「討價還價」(bargaining)、「憂鬱」(depression)與「接受」(acceptance)會反覆地出現,但在治療現場時,無論是門診或諮商室,除了仔細地聆聽外,我仍常常動容,因為那常是在眼前,是伴著淚水的畫面。
 

「要是我當時能不要離開就好!」
 

「那天吵了一架,當時他出了門,他就…是不是我害死了她,我常這樣想!」
 

「我沒夢到他,是不是他沒原諒我!」
 

「要是當時我在身旁就好!」
 

「要是能再多一天,便能見到最後一面!為什麼要在這一天走?」
 

這些自責、憤怒與後悔的情緒,試著整理了一下在「好走」這本書中,從人文臨床的觀點來看提到了幾個面向:

常覺得人能健康的活著,是個奇蹟,因為那其實仰賴許多條件;而人的死亡,是在許多因緣交聚下,比較關鍵的核心被抽掉了。
 

可是為什麼那個關鍵會被抽掉?為什麼當時我不在現場?為什麼他會突然心臟病發?為什麼他出門會被車撞?要是我當時在,我就會注意到那車子?要是我早一點離開房間,我就會發現他,他就有機會被救活?這些「天問」,其實都來自「我能夠阻擋這件事情」的假設,這些假設,是「人」跟「天意」的對抗。
 

就像突然的車禍,有很多時刻不是我們的錯,我們也無法預測對方的疏失,再小心有時也仍無法避免悲劇,但當我們想對抗「天意」,就會出現自責:「彷彿只要我在身旁,這些事就不會發生。」
 

但仔細地想想,會感覺的到其實這是個不合理的答案,但這個答案還是會出現,尤其在沒有可以指責的對象出現時。如果有肇事者,悲傷的我們往往全力去控訴,去討個公道。那樣的憤怒,其實在處理我們的一種失落,這是自責的第一種層次:是人跟天意的對抗
 

第二個層次是某些個人議題,迴避了自己的某些責任議題。每個人都有自己要面對的議題,例如有些人沒辦法接受父母親老了,沒辦法感覺到想像中身體強壯的父親是這麼脆弱,精明的母親會無法處理家事,而漸漸減少了回家的次數。當父母往生時,這樣的自責會不太一樣。
 

我常建議在某些時間點,能做便要盡力去做,即使是勉強,也是要去完成。理由是為了不讓未來的自己後悔。像一位友人在面對親人生重病病危時,當時他仍在外地念書,剛考完想放鬆一下,家人告訴他沒關係先不用回家,當時的我告訴他「這是很重要的時候,當然每個學生在考試完會想好好休息這是難免的,但因為這很可能是最後的階段,剩下的日子可能不多了,但若這時候沒有陪在身邊的話,之後的他很可能會後悔。」我曉得因為那來自我能做,而我沒有去做
 

但這並不代表著盡力去做就不會自責,因為在照顧的時刻,總是會一直遇到「天問」:

「在面對化療時,是否要再追加這個治療?」

 

「要不要這時馬上送到醫院?」
 

「這個藥對身體有負擔,要用嗎?」
 

「還是該放棄了,看他這麼痛苦?」
 

「選西醫好還是自然療法好?」
 

治療者如醫師往往不會給建議,有時得到了建議,也會在我們腦海中出現許多的 「做不到」與「能做得到」。因為這是人的選擇,做了就要承擔,但老實說又有誰知道選了其他的路是否會更好嗎?
 

或許有另一種可能的轉化,我們可以帶著一部分的他一起走下去,有時候是責任,有時候是溫暖,當然有時候是傷害;但他會存在於這個關係裏、存在於旁人對他的記憶與感受中,而這也是對活著的人最大的慰藉。
 

文 / 陳宗杰 醫師

 

欲獲知更多相關訊息,歡迎來電02-2264-3905

💖情緒健康,生活安康 💖

👉還沒加入 #土城合康身心診所 LINE@嗎?

快點擊加入 http://bit.ly/2o9ZoMH
【門診異動通知】、【最新消息】 不錯過!💌

文章標籤

晴天身心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另一種角度看自己-被討厭的勇氣

另一種角度看自己---被討厭的勇氣


     今天想跟大家討論一本非常熱門的書---被討厭的勇氣。

這本書是由具有哲學與心理學涵養的岸見一郎先生,與自由撰稿人古賀史健先生所共同著作、以阿德勒的個體心理學為基礎,發展出來的一本科普小說。裡面藉由一位年輕人與一位哲學家的對話,將阿德勒心理學的知識,非常淺顯的介紹給讀者。
 

一開始看到書名的時候,以為這是一本鼓勵讀者勇敢做自己,即使被別人討厭也沒關係的勵志書籍,但閱讀之後才發現,書裡面提到的東西,遠遠大過於書名給讀者的暗示;阿德勒心理學,非常不同於我自己以往所接受的佛洛依德式的心理學,閱讀這本書對我來說最大的收穫,除了了解了阿德勒的心理學理論,更獲得了一個顛覆我過去思考邏輯的新思維;這本書挑戰了過去我所學習的知識,讓我有更多元的角度去思考自己和個案,在人生路上所面臨的困境。
 

在這裡我想要先說明,心理學的各種不同的學派,都有其理解人類心理的方式與角度,如果我們認同人的心理是複雜又多變的,我們就應該相信,沒有任何一種學派可以自稱是真理,而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一種學派會一無可取;在接觸不同學派的理論時,我們應該帶著包容與好奇的心態去了解,試著用彈性的方式,了解人類心理的多樣性。

佛洛依德認為,多數人現在的問題,可以溯源至過去的童年經驗與心理創傷,我們只要找到了原因,就可以了解現在,這是一種因果論(書中稱決定論”)的理解方式;而阿德勒認為,多數人現在的問題,應該要追究的,不是過去的原因,而是現在的目的”(書中稱為目的論);以書中的例子來說,一個對外在環境感到不安害怕、而不敢出門的人,我們要來怎麼理解他呢?若是因果論(決定論)來看,我們的解讀會是因為不安,所以無法出門;但若以目的論來看,我們的解讀則會變成因為不想出門,所以製造出不安的感覺;若再進一步放大來看,人們現在所遭遇的不幸,並不是一種結果,我們不需要去尋找讓我們不幸福的原因,因為我們的不幸,本身就是我們的目的,也是我們自己的選擇,我們選擇了讓自己不幸,所以我們現在過著不幸福的生活;這樣的理論,乍看之下非常的具有衝擊性,甚至讓人覺得很荒謬,書中處於發問角色的年輕人,對此完全無法接受,但哲學家從這個基礎上,繼續去做更多的說明與解釋。
 

隨著情節的進展,哲學家與年輕人談到了追求卓越與自卑感、自卑情結與卓越情結、人生任務、人生謊言、認同需求、課題分離,而最後進到了自由與勇氣。如果我們直接來看結論,阿德勒認為,「所謂的自由,就是被別人討厭」、「所謂的勇氣,就是甘於平凡」;同樣的,從結論看來,似乎會覺得阿德勒的思想只是在標新立異,嘩眾取寵;但若跟著書中內容的發展,我們自然會看到在得到這樣的結論之前,阿德勒如何去觀察、去論證、去推導、去解釋,以至於最後能架構出了他所理解的阿德勒的人類個體心理學世界。

在這本書的一開始,曾經開宗明義的寫到,只要能夠理解阿德勒的心理學,你終將發現世界無比單純,人人都能幸福;老實說我認為人類的幸福,不會這麼簡化的只從一本書、或從一個學說當中,就能夠得到;但這本書的確提供了讀者很不一樣的思考方式;有沒有可能所有你現在的抱怨或者你的煩惱,其實關鍵都來自於你自己呢?會不會面對現在生活的種種不滿,你才是真正最該負起責任的人呢?這樣的想法,並不是要你去怪罪自己、看輕自己,而是要提醒你,你永遠能夠有機會,不假他人地為自己轉變自己所處的劣境,你永遠可以在你準備好的時候,為自己的人生打開新的篇章;當你不斷覺得"我做不到""我沒辦法我知道,可是…”的時候,你只是缺乏了勇氣,你只是下意識地屈服於自己所決定的目的而已。
 

再次強調,在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這之中沒有對錯,只是為了讓我們更了解世界的不同面貌;用不同的學派理解自己,這之中也沒有對錯,只是幫助自己從不同的面向去更了解自己,發現自己更多的可能性;被討厭的勇氣,遠遠不是只告訴你被別人討厭時,如何堅定信心的做自己;這本書說的,是不同於佛洛伊德學派的阿德勒學派,如何看待自己、看待人生,以至於幫助自己獲得人生的幸福。希望你在閱讀時,也能從中獲得掌握自己生命的力量,讓自己朝著自己的理想生活,更加邁進。

文 / 唐漢青 醫師


 

欲獲知更多相關訊息,歡迎來電02-2264-3905

💖情緒健康,生活安康 💖

👉還沒加入 #土城合康身心診所 LINE@嗎?

快點擊加入 http://bit.ly/2o9ZoMH
【門診異動通知】、【最新消息】 不錯過!💌

 

文章標籤

晴天身心診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